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黑网吧收编还是分而治之

2018-12-07 05:12:18

黑吧:收编还是分而治之?

两会期间政协委员李未明一纸“降低吧准入门槛,从而漂白黑吧”的提案,引发了不少针对黑吧管理的讨论,这不CB上就先后帖出了三篇针对该话题的评论,分别是“黑吧真的用的着收编吗?”、“黑吧是怎样炼成的?”、“大代表:黑吧“收编”任重道远!”。他们或认为“如果在现行的管理体制下,黑吧被收编之后,不到半年肯定就会重导白吧的覆辙!”,或认为“解决之道不是收编黑吧,而是应该取缔黑吧,动员各种社会力量加强对黑吧的全民监督”,或认为“要想管理好黑吧很简单,首先是必须有一部好的法律法规,然后,必须是理性政府的理性管理,只要能做到这两点,全国百分之八十的黑吧将不治而自愈!” 如果从进入成本的角度分析,面对高昂的吧前期投入成本、后期管理成本以及日益趋微的利润空间,主动降低吧进入门槛,从而达到收编、漂白一部分黑吧当然是可行的;如果从实证执法的角度来言,只要是违反现行法规的黑吧,都应该不留任何情面,统统取缔,从而达到执法意义上的漂白;如果从法治的意义上说,取缔、漂白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在制度、立法上下工夫,以良性的制度约束从根本上杜绝黑吧。 然而国内黑吧问题却并不是这么简单,这一点从其特点上就可以略见一斑,例如追求绝对的隐蔽性,通常以一个合法的经营外壳来逃避管理者的检查,比如以打字复印社,高校的电子阅览室为依托;例如开始由城市向乡村转移,走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媒体暴光的家庭作坊式黑吧、以羊猪厂为掩体的黑吧就是明证;例如主要客户基本上都是学生,也就必然导致极大的社会危害性;再比如整治的加大,并没有使黑吧收敛,反而在深入思考的同时,继续准备将黑吧进行到底的人大有人在。 造成现今黑吧泛滥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导致的黑吧类型也是情况各异,这就必然要求不能简单的从是否收编、如何漂白上入手,而应该具体分析不同的类型,分而治理之。 根据调查和总结,笔者将国内现存的黑吧概括为五种类型,分别是逼良为娼型黑吧、贪得无厌型黑吧、有权有势的黑吧、合法型黑吧、公益型黑吧。 逼良为娼型黑吧产生的主要原因是高昂的进入成本和制度成本使得大量的业主穷尽其力也不能达到条件,(例如各地为了响应吧整治的政治口号,纷纷宣布停止新吧审批,使得大量已经购置了软硬件配置的业主在申请合法证照的途中夭折)当面对已经投入大量沉没成本却不能通过合法的、正当的经营途径回收时,理性的,经济的业主大都会或多或少的进行投机,比如违反或者规避既定的法规,通过行贿寻求部门的保护,由此就产生了一大批的逼良为娼型的黑吧。因此可以说这些吧之所以会成为黑吧,原因并不仅仅处于自身,社会,国家,执法机关都应该负有一定的。针对这一部分黑吧,降低门槛,进行收编、漂白是完全必要的。 贪得无厌型黑吧、有权有势黑吧顾名思义,都是人性自私的贪欲在商业社会中过度纵容的结果,或不顾经营道德,把大量含有色情信息、凶杀搏斗、赌博游戏等不健康的东西塞进吧,从而达到吸引广大青少年上座,赚取黑心钱满足自己的贪欲的目的;或继续沿用半个多世纪以前费孝通在《乡土中国》、《江村经济》等书中所论述的“熟人社会”、“关系”,大搞钱权交易,市场寻租,成就灰色双赢。形成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权势型黑吧泛滥的局面。针对这些黑吧,只应查封、取缔,绝不应该手软,否则就有违市场基本规则,对其他大量的白吧产生制度不公,毕竟权势型黑吧与其他几种黑吧相比风险更小,而且“不良”竞争力更强。 合法型黑吧是指本身合法的吧,因为一些政策,制度的变动而成为黑吧,也就是说是一些政策、制度的牺牲品。这一点最集中的体现在四川泸州集中营事件中:泸州市文化局为了贯彻执行自身出台的《关于吧定点经营的实施方案》,竟然以不给年审,一律关门相要挟,对不愿进驻定点场所的营业性吧,必须停业或转行,一律不得在原址经营业务,对在规定的期限内拒绝搬迁的吧,文化,公安,工商等部门一律不给更换年审,办理相关执照以及手续。最终导致了大量的本身合法存在的吧成为新政策下的黑吧。而公益型黑吧主要是目前各地争先报道的所谓绿色吧、未成年人专用吧等,虽然出发点是美好的,却往往善花结出恶果,产生了以公益性为借口,变相经营的黑吧,成都锦官驿社区建立的中小学生专用吧分娩容易养活难,最终战战兢兢向成年人收费,以支撑其运营的现实就是明证。对于这两种类型的黑吧,从制度、立法等源头下功夫,从是否符合良性原则上下工夫,并辅之以理性政府的执法才是治理之策。 然而无论是收编式治理还是笔者提倡的具体分析,分而治之都无法根本杜绝黑吧,相反黑吧还会在某种程度上继续“黑”下去,但是这并不是一种悲观的论调,正如腐败问题一样,当我们说一个国家存在腐败的时候,并不代表这个国家的发展是悲观的,没有希望的。相反我们要具体考察此国家的腐败是属于那种腐败,是制度性腐败还是偶然性腐败。黑吧也一样,有白必然有黑,有合法必然有非法与其对应,因为人的本性决定了那里有利益,那里就有为利益冒险的动因。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将黑吧的数量、规模和对社会的危害性尽量的减少到可以容忍和控制的范围之内,而要达到此目标关键还在于改革吧的治理方式,通过制定良性的规章,制度,依靠稳定的制度,成文的规则,进行预防式的常规式的治理而非现在正在适用、运作、流行的突击式,阶段性,事后,非常规化的运动式治理。(作者:赵福军)

五莲花石材
深圳救护车出租
颗粒食料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