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汽车

高煤价下的山西发电企业生存状况调查高煤

来源: 作者: 2019-03-07 11:38:14

高煤价下的山西发电企业生存状况调查_高煤

高煤价考验发电企业——高煤价下的山西发电企业生存状况调查

入冬以来,山西省大多数发电企业为高煤价、低电价、低库存所困扰,存煤量处在警戒线以下,部分电厂因买不起煤停机,就连供热冬季机组的电煤也难以维持

入冬以来,山西省大多数发电企业为高煤价、低电价、低库存所困扰,存煤量处在警戒线以下,部分电厂因买不起煤停机,就连供热冬季机组的电煤也难以维持。与此同时,由于企业经营状况恶化,发电企业安全投入减少,安全欠账非常严重,电力生产安全正在面临严峻考验。煤价飞涨:山西发电企业难承其重

2007年是山西省内电煤供应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2002年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格以后,由于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完全市场化、政府部门不再干预电煤价格,煤炭企业集体要求涨价,经过反复谈判,2007年,最终山西省内重点电煤合同价格调整幅度在30元/吨左右。

上半年,国家在山西省开征资源税和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这笔资金本应该由煤炭企业支付,但在煤炭短缺的情况下,煤炭企业将这笔基金转嫁到发电企业身上,发电企业如不同意涨价要求就买不到煤,仅可持续发展基金一项就导致电煤价格每吨平均上涨21元。

事实上,在电煤价格放开的市场条件下,由于资源短缺,2007年除省内重点电煤价格保持稳定外,地方煤价格一直呈现加速攀升趋势,标煤单价比年初上涨了近100元/吨。

据中电投华北分公司总经理王清文介绍:“山西除近年新建设电厂外,发电企业的电价是2002年厂分开时按照零利润核定的。该零利润电价以2001年的煤炭价格,即统配矿111元/吨、小窑煤每吨88元/吨为核定基数测算的,虽经过两次煤电联动,但由于发电企业消化30%的涨价因素,缺口越来越大,吨煤近100元的涨幅,使得华北分公司所属发电企业全部严重亏损。在严重缺煤的情况下,为了使机组不停,不得以远距离到甘肃和陕西买煤,晋南几家电厂的标煤单煤价已经达到近500元/吨以上,比电价能够承受的煤价高出200元/吨。

山西省电力行协副理事长李建伟表示:“今年以来,电煤紧张和价格持续上涨,使得山西发电企业出现大面积的严重亏损,特别对于2002年厂分开时按照零利润核定的发电厂,生产经营已经难以为继。”

据预计,山西省在“十一五”期间电力装机容量将翻一倍,达到5000万千瓦,耗煤量达到1.4亿吨左右,而山西省“十一五”期间实行煤炭产能零增长政策,省内电煤采购的有效资源严重不足,电煤价格必然呈现加速上涨的趋势,山西发电企业已经到了生死边缘。电价不动:发电企业成“三明治”

在电价仍然由国家严格控制的市场环境下,省内发电企业“高煤价、低电价”的经营性矛盾更加突出,正常生产经营和可持续发展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市场压力。

漳泽电力总经理贾斌介绍:“在煤炭价格快速攀升的情况下。使发电企业经营根本无法承受巨大的成本压力,今年,目前山西省内发电企业正在面临着煤价、水价、运价、油价、各种原材料价格的全面上涨,以及电力供应缓解、设备利用小时下降的双重压力。随着节能减排和今年省内400万新机组的投运及设备利用小时的下降,发电企业受到的冲击更大,处境十分艰难。”

据了解,目前山西省内发电企业平均上电价比低邻近省份电价低0.1元/千瓦时左右,按照测算,电价提高1分钱,可以消化20元/吨的电煤上涨因素,看起来仅仅0.1元/千瓦时的差价,山西发电企业的承受煤炭涨价的能力低了200元/吨。这就是为什么全国电煤价格都在上涨,山西发电企业却无法承受的根本原因。

目前,省内发电企业已经由“低电价低煤价”转为“低电价高煤价”,在煤电价格快速上涨,电价不动的情况下,山西发电企业成了名符其实的“三明治”。

随着四季度消费旺季到来,需求增加煤价仍然在继续攀升。近日,省内潞安、阳煤、同煤、山西焦煤和地方大矿纷纷提出涨价要求,平均幅度最少是30元/吨。发电企业:安全生产正在经受严峻考验

电煤价格上涨,不仅导致山西发电企业盈利能力下降,更重要的是成为电力安全生产的隐患。

华北分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文生元表示:“近年来,由于电煤价格持续上涨,许多发电企业经营困难,安全生产投入大幅度下降,企业正在经受严峻考验。”

据了解,山西发电企业受高煤价冲击,低电价制约,生产经营难以为继。由于资金短缺,设备投入减少,该检修的机组由于资金短缺不能检修,造成设备健康水平下降。发电企业的安全欠账也相当严重,而目前还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娘子关发电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去年标煤单价为300元/吨,今年达到近400元/吨,企业严重亏损、外欠工程款数额巨大,生产经营难以为继。2001年,该厂对发电机组的检修费用为4500万元,2005年这笔开支被压缩到了900万元;2001年,该厂支出的材料费达到1300万元,2005年的时候被缩减到了700万元,今年的投入更少,安全投入严重不足,安全欠账非常严重。

据了解,2007年5月底6月初时,国家发改委曾在重庆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不排除个别地区有电力供应及电煤价格矛盾突出的情况,可以考虑地区区别对待。但至今为止,由于CPI持续上扬,煤电联动迟迟没有出台。

山西电煤协调委员会负责人郭跃龙认为:“山西省发电企业不能因为CPI上扬,就不管山西发电企业的问题。由于山西省低电价、高煤价在全国也属于个案,山西省部分低电价电厂的上电价调整,对全国CPI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国家应当切实重视这些低电价电厂的实际问题,按照现在的成本重新核定电价,不然,随着今年煤价的进一步上涨,这些企业可能难以生存下去,这对山西发电企业也是不公平的。”

废旧电缆回收
软件外包
正版星力捕鱼平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