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评论超越時间

2019-01-31 08:03:17

评论: 超越时间

差不多一年前,欧盟成立50周年之际,欧盟主席巴罗索说了这么一段话:欧洲人是现代文明的先觉者,他们创造出了推进人类进步的众多物质成果,而后发现,他们所居住的狭小大陆,已经无法承载他们所创造的一切。

所以,欧洲的扩张是向内的,欧洲的前进是反诸于历史的,欧洲人对时间的超越是站在光电时代的魅影下对蒸汽和机械的回望,欧洲人对速度的诉求是把脚步慢慢地放下来。

本届欧锦赛,是对上述文明律令的足球版诠释。

它是世界足坛影响力最大的赛事,其联合主办国瑞士和奥地利,却位于欧洲的心脏;它代表着世界足坛最前卫的潮流,其决赛地维也纳,却是旧日神圣罗马帝国的首善之地。毫无疑问,这项赛事的举办将成为当今人类科技成就的一次群像式展示,其符号性的亮相,却是一口气推出了16部刷着所有参赛国国旗的火车头。

自巴塞尔至维也纳,跑完这段路程,欧锦赛车组历时三周。

穿行于阿尔卑斯山的峰峦谷地,与之匹配的心情,是悠然。而当火车机头由山间的隧道,兀地探出,乘客会与被幽暗遮蔽的时间,俩俩相忘。

作家茨威格以此类意境作为开头,展开他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位作家在经历了一次山中的郊游后,清晨返回维也纳,在火车站买了一份报纸。他看了一眼报头,才突然想起,今天居然是他的生日!

如果将本届欧锦赛,当作欧洲足球的一次生日派对。或许,人们能从中辨识出一份欣喜下的怅然、欢快里的愁绪、自信中的犹疑一种对外部世界不断征服的同时,人类的反躬自省。

巴罗索的同胞卡蒙斯对罗卡角的诵咏:大地止于斯,大海始于斯。这是上届葡萄牙欧锦赛的文字注脚,譬喻了欧洲的大航海时代。四年后,瑞士奥地利的欧锦赛,大可理解为欧洲的人文列车在其腹地的停靠。

陈丹青游历欧洲的体会:刻意寻访总会令人失望,曾经的憧憬、崇拜,心心念念,多半会退为遥远的记忆。而真正大师的家国,却会在不经意间,自然而然地寻来。

欧锦赛以及附着于这项赛事的处处胜迹,停靠在时间的深处,等待着在6月30日凌晨与某位幸运儿的不期而遇。

探访它的三周路途中,会觅得些什么,又会遗弃些什么?

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可能趋于静止、退为记忆:巴斯滕惊为天人的零度角、托尔多圣人般的扑救、丹麦人的童话、希腊人的神话

依进化论的眼光看,时间的演进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意味对过去的颠覆。可人们如若对自身的维度存一丝理智、对历史怀一丝敬畏,那又必须承认:现在可以赶超,未来可以赶超,独独过去永远无法赶超。

对于时间,欧洲人已经懂得了审视的价值,习惯于摆出欣赏的姿态。火车头成了本届欧锦赛的第一件道具,它提醒人们:欧洲特快今日始发,寻访的是阔别已久的历史。

液压坝厂家
昆明镀锌管
黑百通
静音房公司
调度台厂家
小摆锤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