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段文丽主意已定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2018-11-01 10:27:19

三口亾

王杰、段文丽处对象那会那个难受劲,怎么说呢,难受主要是段文丽懒得理王杰,王杰有一种感觉,在段文丽眼里他就是一头猪。

猪没什么文化,就是写得一手好字,逢年过节显一阵,事一过,他那来回那去。王杰偏就喜欢上了一枝花的段文丽。也不是一枝花怎么怎么好看,主要是村上可比的女人太少。盯着段文丽这块嫩肉的狼真不少,怪不得段文丽对一般的男人爱搭不理,头号王杰。

王杰有那么股愣劲,段文丽走那他跟那,段文丽就不敢跟男人说话,好像段文丽已经是他的一样。段文丽生气了,别的男人不服气和王杰打架,王杰左一句“段文丽是我的”,右一句“段文丽已经是我的女人”。这些不清不楚的话让男人们听了寒心,鼻青脸肿时,往好了想,为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不值,往坏了想,一个滥女人娶回家让她发骚呀。可怜段文丽还中个黄花大闺女,她哭的死去活来,一次两次还行,长了都没人信了。段文丽身边清静下来,只剩下一个男人——王杰。

说实话,王杰手段确实不地道,有些人骂卑鄙,但对王杰来说实用,必定以他这样条件果真娶到段文丽算是造化。给家里减去不少负担,这也不仅仅是钱可以衡量的。

段文丽的名声成了那样,虽说乡下交通比不上城里,但那家闺女骚传的比风还快。形势是嫁也不嫁到好男人,即使嫁了,就算清白之躯人家也不领情。这都怪王杰,段文丽恨不得杀了他,在他的茶里下毒。

但结果是王杰、段文丽最终走到一起。正常,也出人预料,那个过程很长,王杰让段文丽及她的父母无法接受。有些事很复杂,王杰整那些事时很浑,年龄不大,只凭借喜好和男人的占有欲行事。他的目的单一,没有考虑到别的,段文丽家就她一个,独生。别说在农村,就是在城里,独生一个女孩都是罕见。不是段文丽父母不想要,而是生不出来,生段文丽之后仗京得了病,怀上,小产,怀上,流产,只开花不结果。转眼段文丽二十岁了,他们有了打算,在段文丽身上打算,招上门女婿,要儿子,要很多孙子。没成想王杰演上这么一出,提起王杰,段贤彰、仗京那个恨。段贤彰虽说再有几年就在退了,但好赖是个乡上的官,材里高人一等。经济算不上好的,但起码是个中等偏上,加上他细心栽培,段文丽学业有成,他们是村里的书香门第。这是理想家庭,就算招高婿入赘也非难事。王杰一来二去这样一搞,现在别得招婿,就算出嫁都很难。

村里待不下去,段文丽觉得整天吃闲饭不是个事,想出门打工,一来散散心,二来挣钱贴补家用。机会还真来了,同村女孩约段文丽去广州的鞋厂打工,工资还行,安全靠谱。走的那天段贤彰、仗京一直把段文丽送到路边,同行的人多,仗京还是不放心,和段文丽抱在一起楸了一回鼻子。这时候一个最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王杰提着吃的、喝的,不用问,他也来送段文丽。问题是他怎么知道,仗京再也忍不住,让人难以入耳地骂。王杰想和段文丽说什么,可照面都没打,他提的东西就被段文丽从车窗扔出,叮叮当当散落一地。王杰一脸笑容,车开动前大喊:“段文丽,你是我的,咱们很快就会在一起。”

谁都当王杰又在说浑话,都没理,都没在意。可就是段文丽广州安顿下来,签了一年合同时王杰来了,来得那么诡异,也让人感动神奇。明事人都说:“王杰这小子有些能耐。”这会段文丽跑那去,能去那,只有硬着头皮面换王杰一年。明事人又说:“王杰这小子损是损,不过是有手腕。”那句话叫作“任你去天边,我想随,爱相随。”应验了王杰那句“段文丽,你是我的,咱们很快就会在一起。”特别是这句一直在段文丽耳边回荡。王杰干上鞋厂的保安,两距离不足百米,天天在段文丽眼前晃悠,看样子他想长期耗下去,陪下去。

段文丽有文化,有相貌,做事麻利,很快被提升为分管五个人的小组长。别人看来升官了,段文丽却说:“多了几十块钱不假,也要多操多少心。”不过王杰面前,她表现出少有的趾高气扬,让人知道保安和管五个人的组长是有差距的。前阵听说王杰不务正业上班看书差点厂长裁了,段文丽说了个字“该”。

女工的生活是艰苦的,永远完不成的工作任务使得永远拿不到宣传册上写的钱。不算偶尔加班,一天十个小时的班拖得段文丽筋疲力尽,再加上伙食不好,住宿条件不好,她需要安慰;生理、心理更需要照顾。王杰不失时机地出现了,送暖问寒,保安能挣多少钱,但只要是段文丽需要的,他全想到买来。时间长了,段文丽不得不重新了解王杰,不得不接受他的呵护。

一次意外的侧听,可能不是这次侧听段文丽很难知道她们这次来广州是谁打听出的信息,王杰。段文丽不敢相信,大家纷说不一,说好、说坏、说谢说什么的都有。只有段文丽心理清楚这都是王杰的算盘,千方百计打听来信息要是直接告诉自己一定遭到羞辱。所以绕这么个大圈子,告诉大家,也就等于告诉了自己。最终他的目的实现了,自己来了广州,他在不远处。想到这,王杰在段文丽心理慢慢发生变化。

和王杰说句话又不会死,段文丽给自己作思想工作。终于第一次和王杰说话,王杰很腼腆,举足无措。“你整天在看什么书,黄色小说,不良书籍。”王杰吱吱我我答不上来。“我看你是滥泥糊不上墙。”段文丽是这样想的,但不可能为了确认而去王杰的窝,这意味着自己看上他了,段文丽可不想让王杰这样认为。

段文丽和王杰走到一起还要从之前的事说起。段文丽组里的女孩出了事故,按规定要高价赔偿。女孩第一天说赔,第二天跑了。厂里气不过就拿段文丽的组开刀,说什么严明纪律。段文丽的最大,一向温温而雅的段文丽怒了,按厂家的赔偿价,剩余五个人半年工资都不够。古有父债子还之说,可段文丽和那女孩非亲非故,这不是欺负人嘛!段文丽闹了,厂长说再闹就停你们工资。段文丽带头罢工,五个人对于千人大厂不算什么。本来就强势的私人企业这次说一定想办法把段文丽送进局子。现在人法律意识强了,段文丽陕西籍同乡开始响应,这里很大成分是王杰四处游说的功劳。事态扩大到所有蓝领开始关注自身利益,董事长到底是精明的生意人,一边批厂长,一边安抚,并保证此事不再追究。等到事平息,厂里第一次事就是撒了段文丽的组长,由种种借口刁难段文丽。这摆明赶人出厂,段文丽那能受了这气,当即走人。

段文丽没了落脚点,鞋厂又一次不把钱给完,不要说吃饭、睡觉,就是生存都是问题,这是段文丽最艰难的时刻。别人看是雨中送伞,王杰认为这是表达爱的最佳时候。王杰用剩下的工资给段文丽租了房子,管起她的衣食住行,没经她的同意加入要钱的行列。男的到底是男的,不像段文丽那样别人说几句就哭,王杰是急了撩膀子打人的主,厂家不让进厂,别的保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警察介入,王杰要债,辛苦钱,合情合理。警察走了,厂家服了,主要是厂里管事的人怵了。不但给了段文丽全额工资,还补偿了一个月的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王杰一下子成为全厂女工眼中的神人。

不敢说那是一个黑高天深的夜晚,也不敢说双双酒醉,那样太俗和在小说太常见。我说的是事实,女人离不开男人,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是男人的欲望,男人是女人的幻想。在离开广州这个富人的天堂前段文丽决定做一件事,把自己给一个人,或者说是占有那个男人。怎么说呢,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说法,说明了,男人女人结合。段文丽还记得出门答应家里,“这辈子嫁猪嫁狗都不会嫁给王杰。”可结果她这会心里就装着一个人。与其与父母大费周折商量,不如……

段文丽主意已定。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她认为她很傻。

那天晚上,也不知道谁也碰得谁。就一张床,不应该说谁主动,肯定是王杰主动,他是一个粗人,他已经够自制的了,他等这天的到来已很久。那夜水煮交融难解难分。后来段文丽哭了,哭得很伤心,二十多年的贞洁就这样没了。

第二天,王杰、段文丽坐上了回家的火车。昨晚段文丽翻过王杰的书,全是香菇菌种栽培、繁殖,愣了一下,随后笑了。

事情成这样段贤彰、仗京不同意显然不行。他们很不情愿,对王杰的印象很坏,就没让准女婿进过门。段文丽再好也再不可能嫁给王杰以外的男人,这是定局,两家老人最终走到一起。要是段贤彰、仗京认为把一个活生生的大闺女给了人家,王家亏欠很多的话就大错特错。自认蒙受莫大委屈,不是段家,恰恰相反,而是王家。

事情有趣就有趣在段家三口人想招人入赘,王家却只想给儿子娶个儿媳。段家二老以为,王杰差就差些,入赘算了;那知王家坚决不同意,虽说王杰有个哥,但十年八年回不来一次,他们只要把心思放在王杰身上。段文丽当儿媳他们烧高香,但提到入赘,自己老来无依靠,子孙还要姓段,这些都是不能让步的。两家闹开了,段家说段家的理,理太冲,冲的王家招架不了。王家玩的更绝,反正段文丽已是王杰的人,他们把事放下,不急。

主动权转到王家这边,这种事到最后还是女方吃亏,王杰大不了重娶,可段文丽不好再嫁,名声累人,仗京一遍遍地哭着、骂着段文丽。

两家的焦点问题并不是入赘,王杰入赘倒省了王家的婚礼费用。关键是子嗣姓氏,这关系到香火。王杰、段文丽广州打工时常听时下江南一带流行男方入赘,不乏成功人士,甚至流洋人才也大有人在。但王、段两家显然没开明到那份。实际这个事要是前几年不成问题,多生几个孩子就行,一个姓王,一个姓段啥事没有。可现在不同,计划生育风头最紧的几年过了,但一连生两胎还是不可能,就算顶着政策做了,谁又能保证段文丽肚子里的全是男孩。就这还是两家二老单方面的想法,还没有征求王杰、段文丽的意见。王杰、段文丽异口同声,“只生一胎,男女不论,他们见过让子女拖累的家庭,孩子是金子堆的,还是优生优育好!”四老登时傻眼。

段文丽好几天没见着王杰,打又没人接。这都什么时候了,她急得干跺脚。因为那个二个月没来了,她怕怀上了。段文丽很想要孩子,做个完整的女人,可要真连婚都没结就腆个大肚子脸往那搁,你说,她能不急。由气到后怕,好多男人不是没事前是女人的孙子,完事后变成女人的爷爷。王杰会不会又和那谁相好了。好不容易见到王杰,王杰面色沉重,像是有什么重大的事宣布。女人心细造成思维过剩,就是所谓的多疑,段文丽又想了许多,要怪就怪自己瞎了眼睛。

“文丽,我有话要说!”“说吧,我洗耳恭听。”段文丽心里发狠,要是王杰对不起自己,她就把王杰那害人的玩意骟了。“我入赘,孩子以后姓段。”

段文丽内心对王杰有说不出的感谢。婚后王杰对段文丽很好,找男人不就图个可靠和自己好的,要是有可能,再图事业型。这些王杰都具备,对妻子好不用说,务正,还非常有生意头脑。王杰做生意并不像说话那么胡来,他把几年看书尝到的理论变成实践,在村里第一个用新式方法养殖香菇,后又承包场子地,搞规模化养殖。明事人还说了,“王杰这是村里,要是放在城市,他还不知道能成什么精,那句话叫作能人在那里都显能。”

王杰、段文丽的家庭并不像他们的事业那么顺利,段文丽急忙怀不上娃,婚前那次经期不正常医生说是精神紧张,根本不是怀孕。王杰以为自己不行,一检查,不是自己的事。两家老人等不住,压力全集中在段文丽身上,王杰几次听到段文丽在被窝里偷偷地哭。

段文丽怀孕那是婚后第四年的事,得知这一消息她激动地像个孩子。见谁都说,生孩子时不顺产,生了小半天。孩子终于出下来,男孩,段文丽想到“南”字。后觉不好听,就南字前面加上阳钢的木字,楠。那个沉寂已久的矛盾重新回到桌面,并没有因为孩子出生的喜悦而化解,反而愈演愈烈。最后王杰拍桌子定音,姓段,段楠。

王杰、段文丽感情很好,有了段楠后更是锦上添花。王杰因为爱妻、爱子,没有离开村子去外面扩大生意。对于他们俩口子,段楠是唯一,一家三口过着幸福的生活。可事情没有就此圆满地结束,因为生活的真实就是延续残酷的无情。

段楠七岁,很高,很聪明。那天王杰、段文丽在路这边,段楠高兴地挥舞着手向这边跑来,跑得那么欢快,那么让人回忆。一辆卡车呼啸而来,段楠没了,对于王杰、段文丽来说,一切都结束了。

段楠死去一周年,那天晚上,王杰趴在段文丽身上,段文丽说:“你还有心情干那个。”王杰没理继续发泄着情绪。段文丽一把推开他,“我有了,咱们还是三口人。”王杰反应过来,表情木鱼。段文丽这次没和谁商量,她要让孩子姓王,还要叫nan.后来真生了孩子,女孩,王囡。

磷铜焊环
星力手机打鱼
展会信息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