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戏

在湾区通勤不勇敢怎么行

来源: 作者: 2019-03-09 22:47:02

身为一个家住山景城却不得不经常往返旧金山的,

我深深地体会到,

在湾区通勤,不勇敢是不行的!

每天早上出门,

101 高速上的车流都会让我眼前一黑。

每天晚上下班,

我都只能和东湾的朋友隔海相望,

想聚餐都难。

我家门口的赶集盛况通勤生活是一场感官与环境的博弈。

如果你内心不够坚强,

或者身子骨不够硬朗,

BART、Caltrain、和堵成狗的高速就会把你按在地下摩擦……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数据,

不管是选择公共交通出行还是自己开车,

每天都有超过 10 万名湾区居民在通勤路上花费 90 分钟以上。

而我们,

都只是其中无处可逃的十万分之一。

魂断 BART,心碎 Caltrain湾区快速交通系统,简称 BART,

可能是全美国最野的地铁。

毕竟,

不是每个地铁的座位上都能看见注射器针头和烟头。

从 1972 年建成至今,

BART 已经成为了流浪汉天堂。

在 BART 换乘通道里,

一不小心就会踩到一个。

流浪汉不仅堵住了通道,还搞坏了电梯。

为了赶走流浪汉,

BART 关闭了地下所有的洗手间,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更好的替代场所——

——那就是电梯

刚来旧金山的朋友们,

我劝你们走楼梯进 BART。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电梯门打开时,

里面会不会藏着一大坨。

2012 年,

流浪汉的排泄物堵住了 Civic Certer 站电梯,

数万通勤者不得不从楼梯进站。

在此之后,

流浪汉在电梯小便,

在湾区通勤不勇敢怎么行

导致电梯短路关停的情况时有发生,

BART 的残疾人友好设施几乎废掉了。

外面无药可救,

BART 里的卫生也没好到哪儿去。

布面的椅子上有各种各样的可疑污渍,

你永远也不知道上一个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干过什么。

一位目睹过流浪汉在 BART 椅子上小便的女士说,

“不管你们是什么情况,我是不敢再坐 BART 椅子了。”

由于在 Bart 上受到的精神伤害过大,

目前这位女士已经辞掉了旧金山的工作,

从奥克兰搬到了波特兰。

为了不坐 BART 真的什么都能舍弃了!

如果你想准时上班,就不能指望 BART。

BART 几乎每天都在迟到,

轻则十几分钟,重则半个小时。

“我们设备故障了!”

“有乘客晕倒了!”

“前方列车堵上了!”

大多数时间你甚至不知道为什么,

BART 就停那儿不动了,

想跟老板解释迟到的原因都没办法。

更不要提高峰时间在 BART 上卖艺乞讨,

甚至蹦 Silent Disco(耳机蹦迪)的人了。

这个 BART 的施工团队,

感觉也是脑子有病。

去年 5 月,

从东湾到圣何塞的 BART 接错了管道,

把长达 450 米的地下 PVC 排污管道接成了铸铁管道。

PVC管道柔性更大,

而脆脆的铸铁管道不仅会被污水腐蚀,

更可能会在地震中裂开。

前两天,BART 又被曝出通讯设施问题,

原定于今年夏天开通的圣何塞段,

又被拖到了明年年底。

BART 的好兄弟 Caltrain,

是联通整个湾区的小火车。

但这个小火车也让人觉得非常不靠谱。

不仅速度慢,而且班次非常少,

错过 Caltrain 而不得不打出租去旧金山的戏码隔三岔五我就听说一次。

错过这一趟,

你的会议/约会/话剧就可以直接取消了……

如果 BRAT 和 Caltrain 会说话,

我感觉它们一定在嘲讽我:

路怒 101“公共交通差,不坐不就完事儿了?”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

然而开车上班可能比公交通勤更痛苦。

101 航拍公交通勤还可以玩,

开车上班连上厕所都没机会!

去 San Jose 的 101 号公路永远在堵,

如果前方不幸出了车祸,

能堵上好几英里。

因为处理车祸的警车也会被堵在路上……

旧金山市区更可怕。

从下午三点开始,

就能看到 Google Map 上的路一条一条变红。

不知道有多少工程师为了躲避高峰,

决定再多加一会儿班。

科技公司不差钱为了解决交通问题,

提高工程师的搬砖效率,

湾区的科技公司用上了最先进的技术!

好了不开玩笑了……

为了解决员工交通问题,

Google 开通了 Gbus,

专门接送散落在湾区各个角落的员工往返山景城。

由于 Gbus 本不属于市政公交系统的一部分,

却在拥挤不堪的旧金山城区占用车道,

又经常路边停车,

很多市民都觉得不爽。

2013年,

旧金山掀起了浩浩荡荡的“反通勤车运动”,

几个奥克兰暴徒把一辆 Gbus 围起来爆了窗……

在此之后,

Google 取消了很多市内停车点,

也向市政府缴纳了罚款,

风波才渐渐平息。

而 Facebook 直接推出了专用渡船,

往返于旧金山和 Menlo Park 之间。

带着自家员工一骑绝尘,

笑傲堵的水泻不通的跨湾大桥。

对于这位骄傲之情溢于言表的 Facebook 朋友,

我只有羡慕嫉妒恨了!

多年前,

在北京地铁 10 号线上被挤到无法呼吸的时候,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怀念那里。

虽然它挤、它臭,但是至少它便宜啊!

坐了 5 刀起步 20 刀封顶的湾区公交后,

我只想对北京地铁说一句,

“我错了!”

也许,唯一能逃离这一切的方法,

就是像西雅图女程序员 Rebecca Heineman一样,

打飞的去旧金山上班。

“常在湾区走,通勤累成狗”。

你们一定也有一大把奇葩湾区通勤经历,

在评论区告诉我们吧!

通勤堵车交通湾区BART

相关推荐